乡村野事

作者: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图文无关

睡了一觉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萧睿赶紧起床洗漱一番,吃完饭后他拿起给父亲带的晚饭出发了。

到了医院,萧睿一上楼梯便感觉到特别地阴冷,觉察到这一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明天要给父亲带件厚实的衣服。

这医院属于城乡接合的边缘地带年久失修,不少地方都体现出了历史的斑驳感,走廊里空无一人,微黄的灯光照射下显得特别的阴森,值班室里有两个护士在打瞌睡,哈剌流子拖得老长。顺着走廊走下去,萧睿走到最后一间病房时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听到里面似乎有人在说话。

“奇怪,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他狐疑地皱起了眉头。可是透过观察玻璃他却发现里面除了躺在床上的父亲,房间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萧睿急忙扭开房门冲了进去,大喝道:“你是谁!”

大概是受到了惊吓,只见屋里陡然冒出一团轻烟,仓惶的朝窗外逃去。

他赶紧放下手里的行当上前察看父亲的状况,忽而发现熟睡中的父亲的脸色相比以前显得更加的苍白,而且印堂还隐隐发黑,嘴唇也呈现出不自然的暗紫色。

见状,萧睿不由得打了个了冷颤,刚才那团烟雾难道是传说中的——鬼!

虽说心里有些隐隐的发毛,可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为了家人,他竟克服了对鬼的恐惧,变得大胆了起来。

现在正是萧家倒霉的时候,萧睿绝不能让这些脏东西再靠近父亲半步,于是他彻夜未眠地守在病房里,可那阴秽之物却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天,林黛芬把他给换了下来,他用冷水洗了个脸清醒清醒就赶往学校。

宋梓乔往往是第一个到学校的,每次萧睿一来到学校总是看见他在和其他女学员在打打闹闹的。

“哎,小睿啊!怎么今天又是一副睡不饱的样子啊?”宋梓乔嬉笑道。

“昨晚在医院照看我爸,没睡好。”他凑近宋梓乔的耳边细声的说道,“我爸那间病房闹鬼。”

“什么?闹鬼!”宋梓乔一声惊呼登时引爆其他学员的好奇心,一个个凑上前来打听发生什么事。

“哪里闹鬼啊?”

“就是,就是!说来听听啊!”

……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几乎把萧睿和宋梓乔淹没在口水里。

宛如有杀父之仇一样,萧睿狂瞪着宋梓乔,似乎要用眼神杀死他,他立马摆出一副“我很抱歉”的表情。。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图文无关

“哎呀,我们在讲鬼故事啦!八卦啦你们!”

“切——”一大群人听萧睿这么一说顿时唏嘘着作鸟兽散。

宋梓乔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他的好奇心也被揪起来了,于是问道:“你爸在什么医院啊?”

“市九附属医院,一栋523号房。”萧睿不经意地说道。

市九附属医院?宋梓乔的表情忽然凝固了,在他的印象里似乎记得这间医院曾经多次发生过闹鬼事件,只不过这些事情都被官方和谐掉了,久而久之人们也就忘记了。

“怎么了?”萧睿锐利的双眼一下子就发现了宋梓乔的异样。

宋梓乔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没事。今晚我陪你一起去看叔叔。人多阳气旺盛点!”他是相信鬼神之说的,况且萧睿也不至于拿他爸的事跟自己开玩笑。

“嗯,也好!快上课了。”萧睿拉着他坐下,“哎,如果你要是害怕,我就当你没有说过刚才那话。”

“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好兄弟,兄弟有难,难道不帮么?再说,我宋梓乔天不怕地不怕,难道会怕那些脏东西不成?笑话。额,不过最怕还是套TAO质量不过关。”

“哈哈哈,你这臭小子!从你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萧睿打趣道。

“嘿!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挺欠收拾的啊,都学会拐着弯骂我了呀!哎哎哎,咱们说正事,校花那事你考虑成怎样?要就赶紧摘,不然就过了花季了。”宋梓乔说到后面渐渐认真严肃起来。

“咱不说这个。你还是研究下解剖学吧!听说这个下午要进行实操考试。你就当积点嘴德,你就别老拿我寻开心了。”萧睿岔开话题把宋梓乔无聊的问题打压下去。

现在萧睿的处境很复杂,他可不想再去烦这个问题,他现在心里想的唯一件事就是父亲快点好起来。

中午下课的时候萧睿准备回家吃饭,宋梓乔却拉着他死活不让他走,非要请他去校外吃一餐肯打基。无奈之下,他只好舍命陪君子,两人刚把丰盛的食物端到餐桌上坐下,他就看见殷珊珊背着个白色的小挎包走了进来。

打她一进门萧睿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只见她一头如墨的黑发散在身后,一束小发还用紫色的蕾丝线悉心的扎起悬在耳侧,白色的衬衣外是一件无袖牛仔马甲,手上还戴着几个不同样式的精美手饰,浑然一体的是时下最潮流的打扮。

宋梓乔露出一个坏笑,说:“小睿,哥们最仗义了。我打听到校花经常来这里消费,所以今天也带你过来见识一下。嘿嘿嘿……”

萧睿回敬以怨恨的眼神,低声说道:“你都说她经常来这里,我哪有那么多的钱来浇这朵花?就我这身家你就是把我拧成条也了也榨不出一滴水来。”这小子果然有阴谋,难怪这么好心请自己吃饭。

“原来你是为这个苦恼啊?你知道泡妞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宋梓乔若有所思地看着萧睿,继续说道,“那我告诉你,最高境界就是让女人为你出钱!为你出钱逛街,甚至开好FANG等你来!”

闻言,萧睿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屑地笑道:“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就是吃软饭吗?你未免也说得太好听了吧?”

“什么软饭嘛,老子也是要出力辛辛苦苦耕耘的,这叫自食其力好不好!”宋梓乔不服气了。

“那你可要多吃点了,都说男人是牛,女人是田,牛可是会越耕越瘦的。”说完,萧睿还未等他反驳就把一只鸡腿塞到了他的嘴里。

远远的看着那道倩影,不知怎么的萧睿忽而想起了这些日子的遭遇,内心一如平静的湖面突然被什么打碎一般激起层层的涟漪。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般幸运,不幸死在了山里,恐怕连再见珊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吧。要怪就只能怪造物弄人吧?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图文无关

宋梓乔拿着吃剩的鸡骨头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窃笑道:“喂喂喂,你在扮深沉啊?还是在意yin啊?要不兄弟我去给你要个微信?”

“我有点后悔没带针线了。”

“为什么?难道你裤裆破了一个大洞?”

“我要缝上你的嘴啊!”

“……”

许久,殷珊珊点了餐后端着托盘左顾右盼了一会,然后径直向萧睿他们那桌走来。

“哎哎哎,她过来,你小子运气不错哦”宋梓乔掩着嘴在一边偷笑。

萧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他的心却登时揪得紧紧的,一边假装不在意地抓起薯条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一边却在偷瞄着她。可以看得出她并没有化妆,白皙而娇嫩的肤质以及瓜子般的脸颊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一副精致完美的面容,淡雅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闪烁间还隐隐透着灵动的气息。

“我擦,你猪投胎的啊?瞧你那吃相,真恶心。”宋梓乔鄙视地看着他笑骂道。

“hi!请问这里没有人坐吧?”殷珊珊的声音就像银铃般好听。

“哦。没有,美女请坐!”宋梓乔极为绅士地帮她接下了托盘,殷珊珊微笑着坐在萧睿的身边。

“你这朋友真是有趣。”看着萧睿在与两只鸡腿抗争的滑稽样,殷珊珊禁不住掩着嘴唇在偷笑。

萧睿一边吃一边却用余光扫视了周围,空位还有很多,可是为什么殷珊珊一定要坐他们这张桌呢?这一点他很是怀疑,但是并没有细细的深究下去。

……

大街上,一位红衣女子引起了人群的骚动,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搜寻萧睿未果的苏苏。

此时苏苏打着赤脚在街上落寞地走着,她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乱叫了,她感觉街上的行人都用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一些人的手里还拿着奇怪的小板砖,半举着老半天就是不敢朝她头上拍过来,嘴里还说着照一个,行为艺术之类的奇怪话。

行人叽叽喳喳地在议论着。

“哇,在拍电影么?摄影机在那?”

“演员好漂亮啊!在拍哪部戏啊?”

“难道是cosplay?”

“不会是网红在拍抖音吧?现在的人为了红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带节奏的话,然后立刻在人群传开了,议论变得更加激烈了。

“就是这种人真不要脸!”

华夏国最近有很多年青人在玩cosplay角色扮演,对苏苏的着装打扮他们最终定义为她在玩角色扮演的网红,而且还有故意炒作的嫌疑,于是乎人们对她的兴趣渐渐淡去,然后各走各路。

上一篇:被老男人开嫩苞 我被老男人开嫩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