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野事

作者:

 被扔出去的王志坚直接撞在了病房内的药物推车上,上边的药水针管摔了一地,而他也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哇~好帅啊。”

充满惊叹的呢喃声从后边响起。

“……”

“你不是应该怕我吗?”

季晨有些懵,因为他转身对上的却是一双充满了醉意的眼睛。

看着眼前一副花痴模样的孙灵儿,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就快要瞪出来,嘴角隐约挂着银丝。

“喂!”

他伸手在孙灵儿面前晃了几下,在他的理解里,常人见到这一幕早就被吓惨了,像之前那个女医生以及王志坚就是个例子。

但这孙灵儿怎么就如此与众不同,在强奸未遂的情况下,竟然不是先缩在角落抽泣,而是连衣服都不穿好,着了魔一般的看着自己。

季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暗道:“难道睡了一千年,我的魅力这么强了?”

“啊,哦哦,谢谢,谢谢你。”

终于屋外传来了一些嘈杂,孙灵儿这才反应了过来,她慌忙的合上衣服,面色羞红的对着季晨道谢。

“这丫的竟然还会脸红?刚的恬不知耻去哪里,她不会有病吧?”

季晨面色古怪,飞速跑回病床上,双目一闭陷入了‘沉睡’。

季晨有想过翻窗溜走,但这大白天的,下边人来人往,虽说经过输血此时的他血能充足,但有了这次教训,季晨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浪费体内的血能了。

“怎回事,谁在里面?”

病房外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仔细望去竟然是闫师。他们一行五人在一个女护士的带领下正快步往这边走来。

闫师本来打算昨晚就来看看季晨,但由于昨晚突发状况还不止一起,所以忙到现在,一宿没睡的他直接就往季晨这赶。

师傅的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注意力,这不刚走到走廊就听到里面乒铃乓啷的声音。

“是孙灵儿。”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护士我好爽再深一点/图文无关

护士如实回答,但面色有些不对劲。

“什么?就她一个人在里边?”

闫师一惊,连忙问道,毕竟听自己的师傅说过,季晨可能是属于第三类人的存在,而这孙灵儿又是自己挚友的丫头。

“怎么了?”

闫师也发现了这点不对劲,他内心一紧,不由自主的走快了些。

“这个…王少也在里面。”

“混账!病房怎么能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进去!”

闫师一听眼睛一瞪,加下步子加快,几乎就要跑了起来,在他身后的几个医生也纷纷赶了上去。

“你知不知道老师对王家人很是反感,加上王志坚那混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今天要出点什么乱子,老师生气起来你就完了。”

跟在最后的一名戴眼镜的医生也是气的面红,他手指哆嗦不知道如何是好,哼了一声之后赶忙追了上去。

闫师,是闫家第十三代传人之子,闫家自古武世家在世俗的一个分支,其主家在古武界中地位也不低,闫家世代从医,为华夏医学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闫师自然也是这些杰出贡献者中的一个,他的某些论述以及药理配方,让中成药在国际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嘭’的一声,病房房门被打开,闫师一行人见躺在地上的王志坚先是一愣,随后闫师看了一旁病床上的季晨,先是松了一口气。

但在他见到脸上还有未干涸泪痕的孙灵儿后则是目光一凝。

“主任…”

“主任什么任,叫叔叔,这王家的小王八蛋对你做了什么,还有他怎么躺在了这里?”

闫师怒极,手指着不醒人世的王志坚道,恨不得上去补两脚。

“他…”

孙灵儿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王志坚,又小心的瞥了一眼病床上的季晨,小声的道:“他想对我不轨,然后我用力一推他就这样了…”

说着孙灵儿就哭了起来,这哭声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硬是一滴眼泪都没挤出来。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闫师一听这王志坚竟然想非礼孙灵儿,顿时急了,“混蛋,混蛋。”

他与孙灵儿的父亲有过命的交情,其父亲临走前还把孙灵儿托付给他照顾,他对孙灵儿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

女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轻薄,这岂不是打了他的脸。

“小吴,把他给我绑起来,我要,我要,我送他去警局!”

闫师是一个斯文人,绕是如此,他也想不到什么极端的报复方式,所说很想上去踹两脚,但是又不知道如何下脚。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护士我好爽再深一点/图文无关

“这…老师,这样王家会不会…”

叫做小吴的男医生面色犹豫。

“我管他王家李家还是什么家,我让你绑了就给我绑了!”

闫师眼睛一瞪,小吴瞬间认怂,在病房里扯来一个床单,几名医生就把王志坚五花大绑了起来。

“不哭了不哭了,我给你出气。”

闫师在一旁安慰着孙灵儿,而给他们带路的那名护士早在发现王志坚倒地的时候就没了踪影。

季晨躺在病床上则差点笑岔了气,病房里发生的事情都被他用余光偷偷的看了下来。

他活了这几千年来,从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女人,更是惊叹这千年之后,还有闫师这样复古古板的人。

就拿着孙灵儿来说,你说之前吧,你被非礼的时候,那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现在怎么哭的就这么假,要换个路人,铁定认为你是装的,是碰瓷。

这闫师更是逗,以前的读书人就是如此模样,无论你如何气他,他最多就是拿认为最有杀伤力的诗词来跟你争吵,有的则是干脆直接不理你。

另一边,闫师也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不断地安慰着,带走了万般不舍的孙灵儿,这也让季晨松了一口气。

要是给这疯女人缠上,他接下来的体验生涯算是到此为止了。

总之这一些列的事情,充分让季晨了解到,这二十一世纪,什么样的奇葩都有,远离奇葩珍爱生命才是王道。

上一篇: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护士我好爽再深一点